近期战绩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近期战绩 > 正文

国强投资深度挖掘:西藏旅游

      西藏旅游(600749)近几年的业绩表现堪忧。2018130日晚间,西藏旅游发布2017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显示,公司2017年年度业绩预计亏损7800万元左右。2016年西藏旅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亏损了9512.41万元,为此,西藏旅游同时表示,如公司 2017 年度经审计后的净利润为负值公司将连续两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公司股票在 2017年年度报告披露后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对于全年业绩亏损的情况,公司早在此前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中对全年业绩预测情况就有预测,西藏旅游2017年三季报预测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期末的累计净利润可能为亏损或者与上年同期相比发生重大变动。

也就是这么一个亏损累累的公司,却接二连三引发了举牌事件。20171114日,西藏纳铭增持公司260,839股(占比0.138%),至此,西藏纳铭持有公司股票18,913,839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00%,构成二度举牌。本次增持前,西藏纳铭持有西藏旅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8,653,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862%201798号,西藏纳铭才完成第一次举牌,时隔两个月再次举牌,恐怕不是一般看好可以解释的了。截止20171120日,西藏纳铭持有西藏旅游2006.78万股,占西藏旅游总股本10.61%

在此之前,西藏旅游就曾多次寻求重组卖壳以摆脱困境。2014926,西藏旅游因重大重组停牌,称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海南三道部分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之后曾四度发布重组延期报告。2016年第三方支付公司拉卡拉曾策划借壳西藏旅游,后因证监问询而中止,随后出现西藏纳铭连续举牌。

通过工商查询系统发现,西藏考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考拉科技)持有西藏纳铭100%的股份,而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为考拉科技的控股股东(持有考拉科技51%股权),换句话说,西藏纳铭穿透后股东分别为联想控股、孙陶然,二者分别是拉卡拉的第一大股东及创始人。

近两年来,西藏旅游进行了多次的股权倒腾。首先是通过对国风集团股份进行转让和增资,公司实际控制人欧阳旭及其家族合计持有国风集团股权比例为65%(欧阳旭持有26.52%),其余三名自然人股东持股比例为35%,其中孙陶然持股24.02%,赵文权持股5.99%,张军持股4.99%。按目前国风集团直接、间接持股量5593.9万股计算,孙陶然的24.02%等于1343.66万股。孙陶然持有考拉科技33%股权,按西藏纳铭持股2006.78万股算,持股662.24万股;加上2016年四季度新进股东田文凯是孙陶然的小伙伴,持股934.64万股,显然目前孙陶然已经完全可以掌控西藏旅游。

国风集团之前只有20.74%的股份,半年竟然高位增持到接近30%,没有超过30%是因为不想触发邀约收购。采用信托优先劣后的杠杆户增持了8.84%,说白了,就是借高利贷买股票,如果不是要搞大事,欧阳旭不至于这么激进,毕竟入主西藏旅游这么多年也没有像样的分红和股票减持。如今信托产品户到期,国风通过子公司大宗交易接下筹码。

西藏旅游实控人欧阳旭毕业院系为北大1987级中文系,与孙陶然和赵文权为同届北大生。赵文权现任蓝色光标董事长兼总经理,为第一大股东;孙陶然现任北京拉卡拉电子支付公司董事长、总裁,20081月起担任蓝色光标董事,创始股东之一。再八卦一下,欧阳旭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奇虎360老板周鸿祎的妻姐夫。之前拉卡拉借壳西藏旅游时的中介公司是华泰联合,奇虎360借壳的证券中介也是华泰联合,华泰联合最近几年在重组并购方面的亮点颇多。

种种迹象表明,举牌方西藏纳铭以及背后的联想、拉卡拉、孙陶然们显然是在下一盘大棋。如今该股股价经过大幅暴跌,已经低于各方资金增持举牌价,风险释放相当彻底,需要的只是买进、等待新生。

 

 

 

 

                            首席选股师 陈国强

(编辑:)
国强投资提醒您:
 1、本部所荐个股不构成直接投资建议,仅供参考。
 2、本部以捕捉个股主升浪为目标,立足短线操作。
 3、若有参照买进者,最好在国强专家成员的指导下进行。